当前位置:呼伦贝尔市世骥电子商务有限公司资讯中学玩命,大学放飞,是该为大学生加压了!
中学玩命,大学放飞,是该为大学生加压了!
2022-11-23

5月25日,接受媒体采访的全国政协委员、河南农业大学校长张改平院士表示,在为中小学生减负的同时,也要为大学生增压,适当增加学业负担。

张改平院士之所以提出“为大学生增压”,源于他对中小学生减负问题的思考:减负要落地,关键在高考指挥棒的导向性改革。作为高等院校管理者,他能看到高考指挥棒层层向下传导的学业负担,同时,中小学阶段高强度的学习环境,也让准大学生产生了“一入大学万事轻松”的消极观念。不少大学生在严进宽出机制下混日子、混文凭。

大学生“增负”和中小学生“减负”,二者不是单纯正负关系,而有各自的问题导向。中小学生“减负”,旨在促进教育理念向素质教育回归,削弱应试色彩,让未成年人健康成长;而大学生“增负”,正如张改平院士所言,不是“异化为量的简单叠加”,而是“质的复合增长”。“增负”之“增”指的是高校严格管理学生,严格学业考核,保证教育教学质量,不负高等教育使命。

2018年8月,教育部印发了《关于狠抓新时代全国高等学校本科教育工作会议精神落实的通知》,要求严格本科教育教学过程管理,严把毕业出口关,坚决取消“清考”制度。2019年,教育部更进一步印发《关于一流本科课程建设的实施意见》,提出开展一流本科课程建设,严格课程管理,消灭“水课”、取消“清考”。2018年,华中科技大学18名本科生因学分不达标而被转入“专科”,就曾引起社会热议,为严抓本科教育做出了示范。

其实,“增负”“减负”只是手段,瞄准棘手的教育难题、痛点,推动不同阶段教育趋向理性,让教育事业取得更大提升才是根本目的。

张改平院士的建议也有具体方法,“增负”不是单纯增加课程数量,而是剔除“水课”,增加“金课”,从而清理高校课堂弊病。诸如大学生课程论文、学位论文、课外实践等有关教育教学的方方面面,均在“增负”语境内。教育部高教司司长吴岩曾说,现在大学里,有些学生醉生梦死,这样是不行的。而“增负”能将有些大学生从“醉生梦死”中“抢救”出来,倒逼其完成大学阶段必要的知识能力操练。

而“增负”不仅是对学生提高要求,也对教师教学、学校管理提出了同样的要求。就拿挤压课堂“水分”来说,很多时候不是学生放飞自我,而是任课教师无心教学,而教师考核体系也决定了课堂难以成为教师工作重心。必须调整指挥棒,通过学生自评、外部考核等,形成对“水课”的外部压力,督促教师保证课堂质量,也必须创新机制,更好推动教学科研关系的平衡。

近些年,随着高等院校扩招,各层次学历含金量相对降低,社会对人才真实能力的要求却与日俱增,“一考定终身”的观念正被淡化。这种社会环境无疑也有助于推动中小学生减负,让更多大学生审视自身能力,主动向社会需求看齐,不懈“充电”而非游戏人生。

编辑:阳